Hello!!!

Happy 2008!

2007年6月29日星期五

藥水




蕎寶寶:
每當跌痛了,撞頭仔,偶爾變成滾地大冬瓜,
你一向都只會「雪雪」聲地捽著痛處大呼「可」(好) 痛,
之後就會取笑自己:「我真係淪盡豬喇。」
你從不會為這些事流淚。
但你也不是有淚不輕彈的人,

我曾目睹你可以在三秒內榨出「野蠻扮o野的淚」,
真想投你一票,
角逐成為2007年度「我最喜愛的女演員」。
不過,有些情況,你真的哭得我心也碎了。

上星期四的早上,
沒精打采的你一臉倦容,
婆婆說你的身體很熱,
量過體溫,
讀數38度,真的發燒呀!!!!

我打電話給工作中的蕎爸爸,
問他應該帶你看那一位家庭醫生時,
你說想跟爸爸對話,
拿過話筒,
本來呆滯的雙眼湧出一行行熱淚,
扁著咀,走晒音地說:「爸爸,我發燒呀。」
就像一個在海外留學的女兒,
打長途電話向遠在他方的父親訴苦一樣。
這個情景,真是見者傷感。
我心裡就是一陣酸。

可能真是很辛苦,力軟筋麻,換著是成年人也覺難受,何況兩歲人仔?
可能想起上次持續發燒要入醫院留醫,有家歸不得,人生裡第一次的寂寞很難忘;
可能怕要打針,「吉」pat pat 好恐怖好不雅,( 仲要俾個男仔見到個 pat pat,都幾肉酸。)
可能怕要困在屋裡,不可以去睇 bird bird,錯過了跟牠們講哈佬的機會!!!
可能肉體軟弱,心靈也軟弱,特別掛住雙親 ......

不過,最有可能的「可能」是:怕食藥。
我好明白,因為我都好怕!!!!!

我寧願飲苦茶也不想吃西藥,特別是那些藥水,
覺得好像衣物柔順劑和洗手液一樣,
一口化學味,
若果當年媽媽要迫我在「吃藥水」和「死」之間二選一,
我很大機會會選後者。
不過,我當然是毫無選擇,
結果十居其九都是嘔個半死。
我曾懷疑過藥水根本完全無機會在我體內發揮過效用,
痊癒,全靠我將細菌病毒一一嘔吐出來。
(鳴謝我大家姐當年經常第一個站出來默默為我清理現場。)
當我能獨個兒就醫開始,
每次我都會要求不吃藥水。
所以,已很多年沒接觸過這種液體了,
但是,那種非食物無人性的化學味道,我依然深刻。

這幾天偶爾幫忙餵你吃藥,為了要逗你就範,
我竟然掩著良心說出「嘩!提子味好好飲呀。」這樣的謊話。
事後也覺得自己非常卑鄙。
對不起呀蕎寶寶,
這是三姨媽第一次「呃」你。

三日燒,一日退,又再燒三天,
兩個家庭醫生都看過了。
據你透露,
黃醫生的藥比何醫生的好味;
但何醫生請吃的糖糖又好味過黃醫生的喎。
問你較喜歡那一位,
你說:「兩個都唔鍾意。」
其實你只是對事不對人,
誰給藥,誰就是「壞人」。

正面一點來看,
討厭吃藥也是好事,
至少不怕你將來會濫藥。

今天你又回復精神,
跳跳虎都可以打低幾隻,
問你還需吃藥嗎?
你笑著,
展示你馳名的「腰果眼」說:「唔駛啦,我正常左啦。」
但願人人都無病,天天正常。

婆婆肩上的病樣蕎寶寶



好難食。
餘悸猶存。

又黎 ?no way!!!
談判專家(K)出動。

不吃不吃還須吃。




正常左。
去會所玩Twister.
教埋姐姐玩



4 則留言:

readandeat 說...

真是我見猶憐﹗
現在的小朋友很抵得燒,醫生以前說發燒超過72小時要去看醫生,看看是否身體其他部分出毛病,最大可能是耳仔發炎。上次不知什麼菌作惡,周圍的小朋友全部發高燒,有些小朋友燒了一個星期,看了醫生也不知是怎麼回事。不過,幸好大家都沒有事。
談起藥水,我寧願打針也不吃藥。最怕飲藥水,想起那陣味道也想嘔。

阿莫 說...

歡迎readandeat !!!
72小時呀,嘩!!!!這個年代有無家長可以忍到72小時,知道孩子發燒,可能72秒內就飆去找醫生了。
我真是超憎飲藥水的。

readandeat 說...

不是說笑。真的是72小時。現在經驗多了,其實小朋友發燒不一定要馬上飛去看醫生,當然發燒情況因人而異,還要看看有什麼其他症狀。發燒時最緊要喝水,否則脫水就大件事了。

阿莫 說...

readandeat:你說得對,因人而異,其實發燒也不是這麼恐怖,但想起沙士期間,聞「燒」色變的日子真恐怖。